只一

求一篇SPN 兄弟亲情向短篇。三米杀恶魔不小心搞了一嘴血,被赶过来帮忙的丁哥看见,以为他复吸,特别生气,开始冷战。但是三米肋骨断了又坐了很久的车,断骨把肺戳破了。很久前在sy上看的,想不起名字了,ball ball各位好心的小仙女帮忙想想

【翻译/obikin】甜蜜诱惑



穆斯塔法

 

一颗岩浆裹挟着烈焰肆意奔涌的星球

 

维达尊主和他昔日的老师最终对峙的地方。

 

 

挂着些许笑意,维达大步向他的师傅迫近,金色的双眸中凝聚着疯狂。

 

“欧比旺,我知道我的转变可能有一点吓到你了。但是你瞧,是绝地企图推翻议长在先。我只是为了挽回和平,仅此而已。”维达仿佛能在话音落地之前,就吻住欧比旺的双唇。他燥热的气息喷洒在绝地的脖颈边,引起欧比旺真切的厌恶。

 

“我曾教导的那个男人不复存在了。他决绝地奔向我无法追随的方向。”欧比旺悲切地侧过头,愤然道。

 

维达嗤笑“哈,那你可是大错特错了,我的老朋友。”他开始缓慢地围着欧比旺踱步。

 

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

欧比旺的问题引得维达疯狂的笑容更加肆无忌惮。“在你的内心深处,我的老师傅,对力量充满了渴望。其实你和我一样,垂涎着西迪厄斯的强大力量”欧比旺垂下了头,他不愿承认维达比他更了解自己内心的渴求。

 

“你要明白,崇尚力量没什么不好。”维达微微躬身,他的唇在欧比旺的耳侧流连“我能感觉到,感觉到你内心深处日益增长的渴望。不要再抗拒了,我的师傅。我们不必成为敌人,与我联手吧,让我们一同创建一个公正的新帝国。加入黑暗面吧欧比旺,你再也不会感到煎熬了。”

 

欧比旺闭上眼睛,试图否定他的话。他恐惧安纳金的力量。。。但是。。。他产生了渴望。不!他不可堕入歧途。

 

“归顺我吧,欧比旺。你不可能永远抗拒下去。我知道在你内心深处,你是想渴望黑暗面的力量的。。。”维达色丨情地舔舐着欧比旺的耳廓。

 

欧比旺绝望地抗拒着诱惑。。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!!

 

你知道他说的是对的。。。负隅顽抗毫无意义。。。”一个晦暗的声音在欧比旺的脑海中低语。不,他拼命的摇头。

 

“不!不可以!”

 

“你心里很清楚,安纳金是你的全部。绝地曾为你做出过什么呢?魁刚早就死了,现在你的教团也覆灭了,阿索卡不知所踪,莎婷遭人谋杀。你的人生满目疮痍,痛苦与你如影随形。。。但是现在一切都可以结束,只要你肯屈服。。。屈服于你的渴望,听从维达的安排!不要再做无谓的抗争了,马上投入黑暗面!”

 

维达抬起欧比旺的下巴,直视他的双眸“我清楚你的需求,师傅。现在,这一切都是你唾手可得的。。。”说着,他顺着欧比旺的面颊脖颈一路向下轻抚,而随着维达的动作,欧比旺感觉的自己内心对顺从维达的欲望愈加强烈。

 

“我必须。。。抵抗他的诱惑。。。”

 

他能感觉到维达正试图突破他的精神屏障,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。

 

维达的触摸让他产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饥渴。。。对力量的渴求。。。对维达的渴望。。。

 

维达忽然贴得更近“也许。。。这样可以说服你。。。”

 

他猛地吻上了他的师傅!

 

欧比旺彻底融化了。所有的绝地信条,他师傅的教诲,一切一切都消散在这个吻里。在这个缠绵的吻里,欧比旺对权力的渴望疯狂增长。。。是的。。。他渴望力量。。。他终于醒悟了。。。他对力量的向往,那种迫切的渴望,而维达则是他唯一的救世主。年长的男子抱住维达,带着无尽的饥渴,他深深地沉溺在这个吻里。

 

最终是对空气的需求迫使他们分开。“那么,欧比旺。。。你愿意加入我吗?投入黑暗面,实现你的野心,与我一起统治整个帝国吗?”维达再一次问道。

 

欧比旺缓缓睁开眼“是的。。。维达尊主”

 

他终于成功了,他的师傅终于加入了他。无尽的喜悦充斥着他。“太好了,现在,解除你的思维屏障。。。”

 

他们的唇又撞在了一起,但是这一次,欧比旺终于放低了他的屏障,黑暗的力量洪水般涌入他,他心中的一切光明霎那间泯灭。原力在上。。。他从未感觉到过如此强大的力量!这真的太棒了!

 

 

他的转变很快就完成了。维达终止了他们的吻。“你觉得怎么样?”

 

兴奋的战栗传遍欧比旺的全身“我觉得。。。我觉得。。。。哈哈哈哈哈哈。。。我觉得自己从未如此的。。。如此的强大!”他的双眸灼烧着金与红,他疯狂的笑声在维达的耳中犹如仙乐。

 

他搂住身前这刚刚堕落的原力使用者。“来,我的半身。”他再一次舔过欧比旺的耳廓。这一次,欧比旺性奋得全身颤抖。

 

*之后他们疯狂的做丨爱*

 

两位西斯穿戴整齐携手离开。

 

小心了,西迪厄斯,他们冲你来了。

 

End

 

*原文*

 

*One erotic sex scene later.....*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【翻译/obikin】为您效劳






欧比旺由衷地欣赏穿着女仆装的安纳金,贴身的短裙紧紧的包裹着他饱满的臀部,高跟鞋改变了他走路的姿态。而最妙的,是此时他的舌头舔过嘴唇的样子。

“您觉得怎么样?”他的脸上烫烫的,燥热的红沿着胸膛锁骨一路烧了上来,“我好看吗?”

“当然”几欲灼人的热意同样在欧比旺的身上蔓延开“非常性感”

“那,我们该干点什么?”

他笑了“这由我来决定,亲爱的。”

安纳金吞了吞吐沫,顺从地点头,勾起一弯笑意。“那么,我们接下来该干点什么呢?”他问道,“Master?”

“去洗碗吧,亲爱的。然后给我倒一杯水。”

“你让我去洗碗?”

“是的,心肝。难道你不觉得应该有人去把碗洗了吗?”

“确实是,但我以为。。。”

欧比旺哈哈大笑“我总不能辜负你的心意吧。”

“这不公平!”

“正相反”欧比旺稍稍严肃起来“听明白我的命令了吗?”

安纳金点点头“是的。”

“好的,亲爱的,现在做个乖孩子,去干活吧。”

安纳金也不再笑了,他咬着唇低头答道“是的,master,我会乖乖听话的。”

“good boy。”such a good boy

当欧比旺要求他去洗盘子的时候并不是在开玩笑。他一早就计划好了,要给他亲爱的安纳金一个意外的惊喜。

安纳金没让他等很久。

他故意掉了一个叉子在地上,转头望向欧比旺,然后慢慢地弯下身,故意展示他的裙下风光。

“你在挑逗我吗?安纳金。”

他笑了“我可不敢,master。”

“如果你再这样笨手笨脚的,我可要惩罚你了。”

“哦?是吗?”他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“那我可要小心点了”

“是的”笑意几乎要冲散了他刻意摆出的严肃神情“你最好小心点”

恐怕那些脏盘子是刷不干净了

安纳金倒是没有再弄掉什么,这回他把水溅了自己一身,又不停地舔舐自己的双唇。真是个小混蛋。欧比旺假装自己什么都没看见——他想把这个小游戏玩得久一点。

“哦,mater”安纳金呼唤道“盘子洗完了”

“Such a good boy”欧比旺缓声道“现在,亲爱的,去给我接一杯水来。”

“是的,master.”安纳金的笑容出卖了他,但他会为自己的调皮后悔的。

欧比旺伸展开四肢倚靠在沙发上。安纳金盛了满满一杯水,踩着高跟鞋的双腿微微发颤,直直地注视着他。

“Good boy”欧比旺说道“你是为了取悦我而装扮自己的,是吗?”

安纳金因为受表扬而红了脸,当然,他的目的不仅仅于此。

“是吗亲爱的?”

“是的,”安纳金答道。他向前躬身,试图把水递过去,突然手一抖把整杯水洒在了欧比旺的身上。

被凉水淋了一身显然不是什么舒服的事。他是故意的,为了让我惩罚他。

“天哪”他笑着道歉“对不起,master”

好吧,既然他这么想被惩罚,那我就成全他。

欧比旺盯着他,坐直了起来,缓缓地拍了拍大腿。安纳金知道这意味着什么,他悄悄地倒抽一口气。

“知道该怎么做?”

安纳金点点头,慢慢地俯身趴在他的膝上,他的臀部优雅而无辜地高高翘起,安静地、顺从地等待被惩罚。

“嗯,”欧比旺轻哼着掀起他的短裙,把玩起他内裤的边缘“我是该留着它,还是脱下它?”

“请把它脱下来吧,master”

“这轮不到你来决定,亲爱的。”

“对不起,master”

那么,不要内裤。他把内裤扯到安纳金的膝窝,抚摸他臀部柔软顺滑的肌肤。他从来都没见过它泛红的样子,但是他发自内心的觉得这会是个让他性奋的画面。

“好了,亲爱的,在我打你的时候,你要大声的报数,一共五下,每当你数错了,我就加一下。听懂了吗?”

“是的,master”安纳金的声音哑下来。

“很好”他再次轻轻地揉捏那片可爱的皮肤,然后把注意力放在了安纳金的呼吸上,他现在的呼吸急促而燥热。看来欧比旺已经使他性致勃发了。

“亲爱的,记住规矩了吗?”

“记住了,master”

“Good boy”欧比旺说道“总是认真地听从主人的命令,对吗?”

“是的”他轻声回答并微微扭动,但是欧比旺的手使劲按住了他的臀部,又移到了他的背上“是的,master”

欧比旺抬起手,狠狠地扇在了安纳金的臀部上。安纳金的抽气声对他而言是全宇宙最美妙的声音。

“几下?”

安纳金吸着气,扭动了一会儿“一下,master”

"Good boy"

"刚才那下很痛,对吗?"欧比旺问道,感受着安纳金臀部的热度同时欣赏着那里泛红的样子。“对不对,亲爱的?”

“对”安纳金轻喘着“是的,master,是很痛”

“痛得舒服吗?”

“是的”安纳金的呼吸渐渐平复“非常舒服”

“如果你乖乖的,我可以让你接着舒服下去”欧比旺说道“你是个听话的孩子,对吗?”

“是的”安纳金又蠕动起来,欧比旺按压住他的背使他停下来“是的,master.我会乖乖听从您的命令的。”

“Such a good boy”欧比旺呢喃道“my good boy”

他再次抬起手,迅速的打下去,发出一声脆响。再次引得安纳金痛呼。

“亲爱的,几下了?”

“两下”安纳金无助地喘息着“两下了,master”

接着他又挨了一下,这次,他拔高了呼痛声。令安纳金因自己而颤抖喘息使欧比旺感到格外的满足。

“三——三下了,master”

“很好”欧比旺赞许道“你做的很好。还剩两下了,亲爱的”

“是的,”安纳金应道“还有两下,master”

欧比旺凝视着融化在自己膝头的安纳金,由衷地感叹着他的美丽。安纳金再次高高扬起他的臀部,无声地乞求更多。他的举动让欧比旺不得不咬住下唇来克制自己的冲动。

“亲爱的,想要更多吗?”

“是的”他答道“是的,请您不要停下来,master”

欧比旺失声而笑。一开始安纳金向他提出这个主意的时候,他就觉得会很有趣。但他确实没料到,他自己会如此享受这个游戏。

“好吧,亲爱的。”

欧比旺又扇了他一下,他的臀部现在呈现出一种深红色。安纳金再次蠕动起来并且开始微微地颤抖。仅仅是欧比旺的手搭在他的臀部就使他放声口申口今。

“四下了,master”

“没错”他笑着说道“你做的很好,亲爱的。为我展现你的美丽。”

“我诱人吗?master?”

“当然”欧比旺道“我知道你清楚的”

安纳金发出了声满足的口申口今,紧接着被痛呼声打断。欧比旺最后打了他一下。

“五下,master”

“对”欧比旺赞扬道“做的很好,亲爱的”

“谢谢您,master”


End


原文没有结束,后面他们压在桌子上做了

https://download.archiveofourown.org/downloads/Do/DonkerRood/12016251/At%20Your%20Service.epub?updated_at=1504708854

don't fight with someone who has the high ground then

“如果我早知道我可以拥有这些,拥有你。。。或许,当年就不会选择眼睁睁看你陪着你的教团一起淹没在火海里。”

omega obi 和alpha ani 过的好好的,突然obi 就穿越到西斯统治的世界去了。然后和这里的alpha vaderkin天雷地火寻求慰藉,vaderkin 一边做一边叨逼叨“你的安妮知道你爱他爱到不惜通过跟他长得一样的人做来思念他吗?你说他要是知道我干你他会吃醋吗?”

一丢丢虐吧,但是最后这句真是。。。


vaderkin 居然眼睁睁看着obi被火刑ಥ_ಥ


一口老血哽在喉咙


链接在这儿➡️http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9351233/chapters/21181505


这篇故事在第十八章,手机太麻烦,大家自己一章章往后吧(●°u°●)​ 」

卤蛋大师,请给小小旺一块曲奇!

被youngling欧比萌到贫血的我_(´ཀ`」 ∠)_

我在看字画展的时候有个惊人的发现,星球大战可能取材中国传统故事。不然没法解释溥心畲先生(1896~1963)这幅“卢走天背尤达”。◉‿◉